线上盘球

您现在的位置:线上盘球 > 线上盘球 > 出版观察 >

儿童职业教育启蒙图书:还可以更“热”一点

2015-03-02 12:41 作者:刘海颖 浏览

    版权引进目标国
    在国外,不少国家的职业启蒙教育已经形成较为完善的制度和模式,如美国从孩子6岁开始就注意培养其职业意识,从小学就有计划地开设人生规划与职业指导课;英国教育与技能部制定了“全国生涯教育框架”,并规定从11岁起接受职业生涯教育;德国通过职业模拟、看录像、实际尝试操作等方式,使孩子从小就对自己有一定的了解;在日本,从小学、中学开始,家长和学校就给孩子提供认识职业和规划职业生涯的机会;加拿大制定的“职业日”让孩子从小体验不同行业;1997年,韩国HAJA儿童职业体验馆开业,标志着儿童职业体验行业的诞生,等等。这些国家的职业启蒙类图书具有相对良好的成长土壤,因此国内相关业者在考虑相关图书引进乃至国际选题合作开发时或可重点关注这些国家。
    开发案例小解
    在韩国,职业教育启蒙图书做得已经比较成熟,如中少社“我长大了”儿童职业启蒙故事中的15册就精选自韩国著名的Professionsforfutureprofessionals未来职业系列,该系列在韩国已出版到62本,并且还在逐年递增。原版书的作者团队均是韩国一线的职业教育领域专家,包括小学教师、中高等学校的老师、职业教育教授、记者等。他们撰写的专业职业知识和看待职业的正确眼光,对孩子有很大的作用。如该书的策划韩桑槿于韩国高丽大学获得英国文学学士学位,并攻读高丽大学社会学博士。他曾担任中央劳动部的就业信息管理中心的研究员。他还在韩国研究所职业信息中心职业教育和训练(KRIVET)担任过行政经理。目前,他正在KRIVET工作,作为一个研究委员会的成员,他正在研究不同的职业和职业生涯路径。这种“大家写小书”的思路也值得借鉴。
    稳定增长成“小微”板块“舶来品”仍是带动主力
    “10年前,也就是2005年,我们就策划了《人生设计在童年:哈佛爸爸有话说》一书,提出职业启蒙从孩子做起。”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人文社科分社少儿图书事业部副主任李茂军说。在当时,这种先锋思想很快成为关注点,图书面市后就被评为“2006年十大家庭教育图书”,但同时也引发了不少争议。李茂军记得,该书旅美作者高燕定和赏识教育倡导者周弘在一次节目中就展开了论辩——职业发展方向真的需要在儿童时期就确认吗?能确认吗?孩子快乐吗?
    时至今天,当时辩论的内容也许还有争议点,但是儿童职业教育启蒙在10年间逐步成为儿童成长教育的重要一环,并且很多专业人士也不断强调“从小就应该培养职业规划意识”,这些观点在社会公众特别是80后新生代父母中间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另外也正如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图书中心文学二部编辑主任赵蕴谈及“我长大了”儿童职业启蒙故事丛书时所说,引进这套书就是要帮助孩子更具体地了解社会,尊重不同的职业,感受人生的美丽。并且,孩子现在是否喜欢某一行业、某几行业并不重要,因为他们未必就终身从事这一行业。但是从小有一个理想,有一种动力,可以对孩子成长起到良性推动作用。也正因为如此,这套书被纳入中少总社重点品牌“我长大了”儿童启蒙书系,该书系目前包括儿童情感启蒙、儿童行为启蒙和儿童社会启蒙等。
    随着各方面对职业启蒙作用认知的增强,儿童职业启蒙图书也不再鲜为一见,特别是在2010年以后,这类图书的品种数开始少量、稳定增长。像接力出版社的“我的第一本职业启蒙游戏书”、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的“职业启蒙图画故事”、中少总社的“我长大了”儿童职业启蒙故事丛书、吉林美术出版社的“儿童人文职业图画书”等都是在2014年上市的品种。再往前的两三年间,现代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电子工业出版社、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连环画出版社、广东省地图出版社、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黑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新蕾出版社、天天出版社、东方出版社、青岛出版社、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晨光出版社等均涉足了职业启蒙类图书的出版。但是即便如此,从品种总量来看,这类产品仍然算是“小微”板块。并且,这其中从国外引进的图书占据了较大比例。
    “舶来品”居多的出版现象在很大程度上也归根于职业启蒙教育的发展程度。职业教育规划相对完善的国家的职业启蒙类图书一般很多,其中不少书就成为了国内出版机构引进版权的关注点,如北京科技社的“我的第一套职业体验书”、新蕾社的“哈哈镇职业认知图画书系列”、接力社的“我的第一本职业启蒙游戏书”、广西师大社的“长大后,我要当……”、晨光社的“奇妙的职业”等均引进自欧美发达国家。另外,从韩国引进的职业启蒙图书在引进品种中占据了高比例,如南海社的“职业王国大冒险”、北师大社的“幸福人生规划绘本”、吉林美术社的“儿童人文职业图画书”等。
    突破简单选题细分原创挖潜能力渐长
    在国内图书市场上,职业启蒙教育图书虽然属于成长中的小微板块,但是却呈现出了较高的细分性。一般来看,目前大多数产品都是以系列书的形式对多种职业进行细化呈现,也有少量产品是单本书。另外,一些系列书中某一分册涉及了职业启蒙,这部分以低幼书中的认知图书为多,如黑科社的“幼福启蒙圈圈书”、青岛社的“宝贝堂启蒙认知必备”等都收入了职业认知分册。而更值得一提的是,该类书的内容呈现形式已经呈现出了丰富的细分。
    接力社的“我的第一本职业启蒙游戏书”,用涂色、绘画、迷宫谜题、小手工制作等形式引导孩子完成一个个任务,体验该领域的具体工作情况,学习相关的职业知识,并最终收获职业证书。书中游戏采用开放式引导,大多都没有标准答案,引导孩子运用“职业思维”,自主想象设计。中少社的“我长大了”先讲述关于职业的童话故事,故事结束后有2页不同行业成功人士的小话筒专访等。北京科技社从德国引进的《妙趣科学立体翻翻书:职业》中的大量小翻页不失为一个亮点。
    在选题细分中,原创图书也逐步寻找到了一些新鲜的切入角度。电子社的《儿童职业启蒙120:我的第一本职业体验书》以5个小伙伴、4个大家庭的生活故事为主,而且配有生动有趣的漫画,让孩子在了解职业知识的同时,激发想象力,并且更加充分地认识自我。广西师大社的“站在巨人肩上——写给孩子的人生设计启蒙书”丛书以五分钟传记的形式,介绍各行各业中耳熟能详的名字后面的艰辛和职业荣耀后面的努力。广东省地图社“儿童职业启蒙美绘本”、现代出版社的“儿童职业体验趣味贴纸书”等都从手工互动的角度进行内容呈现。四川少儿社的“熊出没职业启蒙图画故事”以《熊出没》动画片为内容素材库,每册选题动画片中7个故事,每个故事设计一种以上职业,进行部分故事内容改写、职业方向攻略、互动游戏等,同时在故事背后提取职业百科知识,每本图书还附有常见职业赠品。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的“青少年未来职业规划教育丛书”以故事和图画的形式,通过《我想做自由职业者》、《我想做软件工程师》、《我想做记者》等分册对孩子进行职业启蒙。
    其实,在近几年,对国外相关图书的关注与引进,不断刺激着原创品种的开发。即便如此,原创类产品在内容设计、呈现形式、趣味与实效结合等各方面仍有挖潜之处。因为原创产品的“接地气”正是一大竞争优势。事实证明,一些引进产品正是因为成功的“本土化”而获得了更好的市场效果:接力社的《给孩子的趣味职业书》以新颖的选题角度,再加上后期到位的本土化策划,以及当当网的重点推荐,取得了一年印刷4次的良好销售成绩,一直位居当当网少儿励志图书榜单的前几名。
    事实上,国内职业启蒙教育发展相对滞后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相关原创图书的开发乃至引进图书的市场表现,而一个向好之处在于,近些年国内职业启蒙教育已呈现出升温的势头。其中一个比较具化的表现就是,以角色扮演为主打的儿童职业体验馆在中国儿童产业市场逐渐凸显。据相关数据显示,至2012年初,除已开业的近60家体验馆外,筹建的仍有数十家。并有人士预测,儿童职业体验项目将迎来井喷式发展。而日前记者从北京一家名为“比如世界”的儿童职业体验机构了解到,假期里,该处每日的儿童客流量约为500人次。  这类机构的发展不仅侧面证明了职业启蒙教育类图书正面临良好的市场空间,而且也为图书开发乃至营销提供了一些切入可能。实际上,一些出版机构和相关职业体验馆已有所合作,如连环画出版社的“儿童职业体验图画大发现”就赠送职业体验馆全彩探险地图,也有出版社会到体验馆进行图片取景。但是,业者表示,更进一步、更深化的合作也许还值得进一步思考,合作内容不仅仅是图书本身,甚至可以是产业链的延伸。
(来源:《中国出版传(chuan)媒(mei)商报》)
乐天棋牌是真的吗369棋牌游戏官方版下